时政要闻

more>>

当前位置: 首页>>廉政教育>>正文

处心积虑“两面人” 破纪破法终自毁

作者:  添加时间:2016年10月04日 08:54  浏览次数:

--吉林市原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朱淳严重违纪问题剖析

“吾生悲晚景,困在囚室中。满脸忏悔泪,难洗心不净。”这是曾任吉林省吉林市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的朱淳被组织审查之后发出的深刻忏悔。

对党不忠诚,当面一套背后一套

朱淳,1958年出生,1983年5月入党,先后任舒兰市委副书记、市长,桦甸市委书记,吉林市副市长,吉林市委常委、市委宣传部部长等职。

“我始终信奉这样一条,就是当官别发财。靠当官、靠权力发财,那不是本事,那不是能耐,那是腐败。另外我还信奉一条,发财别当官。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你想挣钱,下海干个体去,搞私营经济去。用老百姓的话说,好事不能一个人来。坐着官车,吃着官饭,住着官房,最后你又贪、又占、又捞,老百姓不答应。我想,迟早会进监狱。”这是朱淳2000年当选舒兰市长时的就职演说。当时的他肯定不会想到,这句话竟应验到自己身上。

这位总是将郑板桥的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”挂在嘴边的“青天父母官”,在省纪委的深入调查中,终于被撕下了面具,暴露了其“三年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”的真实面目。

走进朱淳曾经的办公室,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各种书籍,文学、哲学、伦理、宗教等方面均有。朱淳是一个涉猎广泛、爱好读书的人,他也给别人留下了博览群书、才华横溢的印象。但是,他理想信念之所以缺钙,问题也恰恰出在学习上。

落马后,朱淳忏悔说:“我只看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。真正的学习政治理论很少,更没有深入地学,细致地学,系统地学。组织上安排的学习培训,也只是做表面文章,应付上级检查,坐在那装腔作势,好像也学也读,但没真学真信,没真懂真用,没学到内心深处去。”

理想信念动摇,行动必然出问题。朱淳逐渐沦为“两面人”。

他担任舒兰市市长后,名为造福一方,实则大搞形象工程。到桦甸任市委书记,他更是变本加厉。在他看来,保一方平安、富一方百姓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考虑如何留有一定的口碑,给上级深刻印象,以便取得组织信任,为自己的提拔进行铺垫。

此外,他表面标榜老实,实则严重违反组织纪律,隐瞒、欺骗组织,任吉林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后,在先后两次填报《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表》中,均隐瞒了其实际拥有北京市2套住房和吉林市1套门市房的情况,以及其妻子实际拥有的股票账户。而仅此两项,其市值估价就达到了2000万元以上。

朱淳对党不忠诚,当面一套,背后一套,早已将入党时的誓言抛在脑后,其所作所为完全丧失了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立场和信仰。

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”,害了自己毁了家庭

从近年来查处的一些案件看,一些腐败分子之所以踏上不归路,起因“不在颛臾,而在萧墙之内也”。朱淳也是如此,他家风不正、家教不严,最终断送一家幸福。

朱淳在当选舒兰市长后,就为在吉林市平安保险公司工作的妻子托关系,找企业,拉保单,谋私利。在妻子后来做服装、红酒生意时,他又“热心”找门路、“帮助”推销。妻子在他的纵容下,欲望越来越强,敛财的胆子越来越大,仅揽取保险业务合同、销售红酒生意,就获利丰厚。

朱淳对儿子溺爱娇惯。他对儿子随意挥霍金钱、奢侈浪费的行为,既不过问也不管教,反而还用违纪所得满足儿子的欲望。

不仅如此,凡与朱淳有瓜葛、有关联的“七大姑、八大姨”能借光都借光,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”在朱淳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朱淳应其妻弟包某、其妹朱某请托,向相关部门打招呼,“帮助”两人承揽多项工程,影响很坏,可他不以为然。2008年,他任吉林市分管城建的副市长后,更是肆无忌惮,滥用职权,为亲属承揽工程大开方便之门,影响恶劣。

“在家庭方面,我当父亲不称职,做丈夫不尽责,为人兄不合格。我害了自己,毁了家族,坑了一批人。”落马后,朱淳痛哭流涕。

一人不廉,全家不圆。一个家庭如果以贪腐所得作为幸福的基础,最终必然是东窗事发,家人离散,财产再多,权力再大,也会付诸东流。朱淳一人落马,累及家人,付出惨痛代价。

把权力当“摇钱树”,绝不“亏待”自己

“人不能把金钱带进坟墓,金钱却能把人带进坟墓”,这是朱淳经常挂在嘴上的话,他也是这样告诫下属的。然而,他自己骨子里却渗透着“有钱能使鬼推磨”“有权不使过期作废”等庸俗想法,一心想“入党做官、升官发财”。

朱淳长期身居要职,在与老板打交道时,看到他们的生活方式,觉得自己“亏大了”,论智商情商自己哪方面都不比他们差,“横攀竖比不能亏了自己”的想法让他完全失掉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底线。这种不平衡心态,使他不管走到哪里,在哪个岗位,都在想着用自己的权力编织一个个“关系网”,培植一批批“铁哥们”“小兄弟”,大搞权钱交易。

他习惯性地玩着“两面人”的手法,嘴上挂着与老板打交道要坚持“三同”原则:生意相同,生活不同;真诚相处,存异求同;洁身自好,不敢苟同。但在实际交往中却与不法商人沆瀣一气,称兄道弟,根本不讲原则,不顾政策,经常以各种由头向老板们借钱,长期使用不还,实则是变相索要,巧取豪夺。

“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送”,一些不法商人以各种借口给朱淳送钱送物,已经被贪欲腐蚀的他“投桃报李”,以滥用职权、滥批工程等作为回报,哪里还有半点共产党员的样子。

执纪人员介绍,朱淳还利用传统节日、儿子结婚、父亲去世等机会收钱敛财,先后收受20人所送礼金共计101万元。其中,在党的十八大后,先后4次收受3人所送礼金共计5万元。

多行不义必自毙。朱淳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当成了“摇钱树”“聚宝盆”,最终害人害己!他的教训,党员干部当谨记。(吉纪)

忏悔录

我认为主要是如下几点原因使我渐渐滑进了犯罪的深渊:

一、政治信仰动摇。一个人在政治上清白,在经济上是很少有贪污腐败的。正因为我在政治上迷失了方向,才误入歧途走上了一条贪腐之路。一是方向上迷失。我认为实现共产主义遥遥无期,那是很渺茫的。一个人活着就应该现实些、实际点、及时行乐,低俗的人生价值观使我信奉的是“入党做官、升官发财”的实用主义。二是理论上迷惑。对马列主义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学习,我从来不感兴趣。平时,只是装装样子,走过场、搞形式,学也是给别人看,记读书笔记是为了应付上级、巡视组、组织部的检查。对“理论自信、制度自信、道路自信”,我一向没有“真学、真信、真懂、真用”过。三是认识上迷惘。我虽然没有对马列主义全面系统认真细致地学习过,但却盲目相信马列主义“过时论”,面对社会存在的一些丑恶现象(我也是这些丑恶现象制造者之一)感到困惑和迷惘,对马列主义持有怀疑态度。四是行为上迷信。由于上述原因,所以我平时“不信马列信鬼神,不信组织信个人”,我读的书大多是跟宗教方面有关的书,用精神鸦片来麻醉自己。

在个人成长进步方面,我一直认为一个人提拔重用上边有没有人至关重要,我一直相信“说你行你就行,不行也行;说不行,就不行,行也不行。不服不行”。因此,我几次在仕途上受挫后,不是从主观上找原因,自身上找缺点,而是怨天尤人,认为自己上边没靠山,没送钱,所以进步慢。因为在政治方面,我早已把自己混为一个普通百姓,早已失去了理想,没有了信仰,所以,拜金主义、享乐主义、金钱至上便成了我的精神支柱,成了我人生观、世界观、价值观的内涵。

二、价值观扭曲。一是“官念”扭曲,在我办公室挂着郑板桥和白居易的爱民诗句。这是我在装潢门面给别人看,实际我做的却是“三年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”“千里来做官,为的是吃穿”的腐败之事。当官和发财连在一起就是“官财”,是一口入殓的“棺材”。我的骨子里渗透的是“有钱能使鬼推磨”“有权不使过期无效”庸俗的低级的市侩的“人生哲学”。特别是我在接近退休年龄时,这样的想法愈加强烈,认为世态炎凉,人情冷暖,人退了没人理没人管,于是,便想在退休之前能捞一把是一把,能收一点是一点,产生了“人退自然茶就凉,倘若不凉不正常,只要留得钱财在,纵使变冰又何妨”的想法。二是“商念”的扭曲。改革开放后,我看到一批先富起来的企业家和商人自己的心里就不平衡,看到他们吃穿住行的生活方式,觉得自己亏大了,论智商情商哪方面都不比他们差,他们活得如此潇洒,我也不能太委屈自己。

三、法纪意识淡薄。我虽然有“法学硕士”头衔,但那是我为了职务升迁增添点含金量混来的文凭。在实际生活中我是个法盲,不懂法,不学法,不知法,不守法。十几年来我没有参加过法治培训班学习,也没有参加过法治考试,凡是有这样的机会我都以工作忙为由推掉,从内心里我就不想学。因此,在日常生活中,我干了大量违纪违法的事却全然不觉,还习以为常。

四、常怀侥幸心理。我在每次收受钱财时都认为“天知、地知、你知、我知”,两个人的事只要对方不说谁也不会知道,是不会暴露的。这样天长日久,一次又一次收受,一次又一次侥幸,日积月累,十几年来收受了大量的贿赂。就在当前反腐形势如此严峻,反腐力度如此空前,全国上下反腐呼声这么高,网络上有实名举报我的情况下,我还不反思、不警觉、不恐慌,还在想着蒙混过关,还心存侥幸,认为自己已经从政府的热点岗位转到清水衙门工作,反腐力度再大也反不到我的头上。侥幸过后是不幸,事发后我才醒悟到:“为官莫做腐败事,举头三尺有神明。清正混浊终有报,只是来早与来迟。”

(摘自朱淳忏悔书)

(2016年09月29日 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)

上一条:检察日报:多少禁酒的公务接待本身就该禁 下一条:党内不但要问责,还应让公众能看得懂

关闭